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reasure island video,新手必看

“你看看吧?这狗都病了有几个月了,动都不爱动,食也不怎么吃,一天只喝水,还脱毛,眼睛还发红。

  要不是我这次回来发现了,我妈都准备给它勒死吃肉了。

  ”二胖家里,二胖指着趴在角落里的大黄说着。

  “不吃食,只喝水…..”小兽医检查着无精打采的大黄,发现狗身上有些低烧。

  “这些症状在我爷爷留给我的医书里有过记载啊,莫非是狗胃里长了狗宝?”小兽医喃喃自语道。

  “狗宝?啥狗宝?朝鲜咸菜吗?”二胖挠着脑袋问道。

  “不是啊,你个吃货!狗宝是狗胃里生成的一种结石,是一种珍贵的中药材。

  ”赵本严敲了下二胖的头回答着。

  “在胃里面呢啊!那怎么拿出来啊?难道真要把大黄开膛破肚,那它不是死定了?”二胖带着哭腔地说。

  “那倒未必,不过大黄需要我给它做一次手术把它胃里的狗宝取出来,当然这种手术还是有相当大的风险,不过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我估计大黄也活不过一个星期了。

  怎么样?是看着它在你面前慢慢死去还是让它做一次手术拼一下?”赵本严一本正经地问道。

  “嗯……本严,我看这也没啥好选择的了,我把大黄交给你了,我对你有信心!”二胖稍微停顿了一下斩钉截铁回答说。

  因为天色已经擦黑了,而且这狗动完手术还得需要换药拆线什么的,所以小兽医和二胖用小车把已经虚弱地走不动路的大黄运回了赵本严的小兽医站。

  次日天明,二胖一早就早早来到兽医站协助赵本严把已经麻醉的大黄抬到兽医站的台子上,开始给狗动手术。

  忙乎了整整近两个小时,满头大汗的赵本严顺利地大黄胃里的结石狗宝成功取出,并将刀口缝合好,让狗躺在笼子里慢慢苏醒休养。

  “这…..这块石头,就是你说的那个狗宝?”望着小瓶子里一块灰白(名人哲理故事)色的椭圆形石块,二胖迷惑地问道。

  “应该就是这玩意吧?我也不是很确定,我只在医书上看到过。

  ”赵本严一边洗着手一边回答道。

  “那….那这玩意用什么用啊?值钱吗?”“根据我爷爷的医书上说,这东西能够治疗胸闷胀气,疔疮,甚至食道癌胃癌都能有疗效,应该很值钱吧?但是具体值多少我也说不清楚,狗是你的,这东西也应该是你的,一会你把它带走吧。

  ”赵本严擦了擦手平静地说。

  “那怎么行?这东西你费了老大劲从大黄肚子里取出来的,再说我对这玩意一窍不通,在我手里也就一文不值,还是放在你这吧,万一将来能用来救人那该是件多好的事啊!”二胖擦了把脸上汗水憨厚地说。

  “呦!看不出来你这觉悟还挺高的!”赵本严有些激动地拍了下好友的肩膀。

  “不过你要是靠这东西赚了钱,可别忘了分二胖我一份哦!”“放心吧,少不了你的!”“谁啊?咱们村谁的觉悟高啊,我咋不知道呢?”一个娇俏的声音打断了两个小伙子的攀谈,一身休闲的打扮的孟晓华出现在兽医站的门口。

  “晓华,你来找我看病啊?”一见是昨天体检的孟晓华,小兽医顿时眼睛亮了起来。

  “晓华找你个兽医看什么病?”一头雾水二胖在一旁疑惑地问。

  “那个……二胖我记得你出来时候灶上还炖着红烧肉呢!你还不赶紧回去看看,别都粘锅了!”赵本严一边胡说八道着一边用手推着二胖向门口走去。

  “什么……红烧肉……我也不会做饭啊?”二胖被推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着赵本严挤眉弄眼的样子也只好嘟嘟囔囔地离去。

  见二胖走远,小兽医赶忙关上兽医站的房门,笑嘻嘻地看着眼前明艳动人的孟晓华。

  “拿出来!”孟晓华伸出一只葱白一样的嫩手,面带微笑地说着。

  “啥……啥啊?”赵本严故作不解地挠挠头。

  “还装傻!就是你昨天藏的东西啊?”“昨天?我藏什么东西了?”小兽医继续装傻充愣。

  “哼!就是…..就是昨天体检时候被你脱下来的我那条内内!”孟晓华被气得小脸通红,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小兽医。

  “哦!就是那条蓝色的内内啊,你倒是早说啊!来,你和我进里屋我拿出给你。

  ”出乎女孩的意料,赵本严似乎极为配合地给她找内内。

  “给你,拿着!”一顿翻找之后小兽医把藏在枕头下面的内内翻出来递给孟晓华。

  “这…..这怎么弄的?”看着被弄成一团满是褶皱脏兮兮的内内,而且上面还有已经干涸的黏兮兮白色液体,散发着一股鸡蛋清的浓浓腥味。

  “呀!!!脏死了!”孟晓华大叫一声直接把自己的内内扔到地上。

  “别扔啊!我不过是昨晚用过之后忘了洗而已,洗洗还是很干净的。

  ”赵本严爱惜地把扔到地上的内内捡了起来,又收了起来。

  “变态小色狼,这女孩内内有什么好收藏的?”晓华看着小兽医眨了眨大眼睛问道。

  “当然好了,你身上的东西都好,都香香的。

  ”赵本严的回答让女孩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感动。

  “真有那么好?那…..那我就…..就再送一条给你好了。

  ”说话间,少女羞涩地转过头去,把双手从淡黄色休闲长裙的下摆里伸了进去,在裙内一番摆弄后从自己双腿间把一条纯白色的棉质内内褪了下来,递给小兽医。

  这还真是一个特殊的礼物。

  看着手上留有女孩芬芳体香的内内,赵本严有些失态地放到自己的鼻间用力地嗅了嗅。

  “傻呀你!我人在这,你…..你还闻什么裤头啊!”女孩乌黑深邃的眼眸带着笑意向小兽医眨了眨眼。

  孟晓华的话让赵本严吞了口口水,犹豫了下才说:“那……那咱们接续昨天未完成的身体检查吧?”少女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刘海,露出了娇媚和害羞的微笑,女孩子轻轻一提长裙露出那白嫩滚圆的小腿如同秋藕一般,缓慢地翻身坐到炕上,如同昨天般那样平躺在小兽医面前,就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那……那我今天从你的…..你的乳那个腺开始检查好吗?”赵本严磕磕巴巴的说着。

  孟晓华微闭着饱含春水的一双秀目,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赵本严颤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一双大手,扶到孟晓华上面的那一件土黄色的卡其布衬衫上,虽然隔着衣料,但少女两团傲然挺立的丰满那出色弹性还是让小兽医手指一颤。

  赵本严如同像刚才给大黄做手术一般,小心翼翼地解开女孩胸前的纽扣,一件乳白色的小衣赫然印入他的眼帘。

  尤其是小衣上沿露出那对半个月亮让小兽医的目光根本无法移开。

  “光用看的就能检查出什么毛病吗?”半晌,孟晓华微微睁开杏眼,饱含春意地微笑着问赵本严。

  “啊……当然不行,医生检查还得用手摸的。

  ”赵本严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心里也鼓足勇气把一对小狼爪伸向女孩那对饱满。

  指间美妙的触感令小兽医流连忘返,而少女那对被赋予哺育生命职责的神圣之物也在赵本严双手的下不断变化着形状。

  “嗯…….”胸部被赵本严带来的奇妙刺激,让孟晓华的脸色更加绯红,鼻息间也不自然哼出诱人的娇喘。

  其实她昨天回到家里也是一夜没睡好,一闭上眼,脑子中就满是昨天在小兽医那个狗窝里被赵本严检查身体的画面。

  二十年来第一次被其他异性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自己的那些地方,而且还是被从小她欺负到大的小兽医,想想就羞的要死。

  可是害臊归害臊,少女的心中却也升起了一股异样的兴奋,当然孟晓华自己肯定不会承认这就是春情萌动了。

  不过心中挣扎了一个上午,孟晓华还是按捺不住躁动的春心,以找这个色狼小兽医讨要内内的为借口,跑到赵本严这里堂而皇之地接受第二次体检。

  当然此时的赵本严完全不了解少女心中的奇妙心思,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十指间的那份温存和软润所牢牢吸引。

  而在小兽医带有中医按摩手法的触碰下,那对傲然的挺立也似乎变得更加紧致和坚挺。

  在隔着小衣给胸部按摩了十几分钟后,赵本严双手下滑到少女纤细的腰间,继续开始在女孩的腹部开始按摩和检查。

  “怎么样?我那里有什么问题吗?”孟晓华含羞地问道。

  “没啥大问题,没有硬块和肌瘤什么的,发育的也挺好,估计将来给你孩子的奶水能挺足的。

  ”小兽医的回答让少女羞得两边的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索性闭上美目任由眼前的小色狼胡作非为。

  “嗯,身体的主要脏器也没什么问题,下面我还需要再检查你一次上次没有检查完地方,你没意见吧?”在按摩了一阵腰腹之后,赵本严又将目光移动到了女孩长裙下的两腿之间。

  “嗯,不过你不许胡来!”孟晓华垂着着头,脸红红的,两只小脚不住地在磨蹭着,以掩饰自己心中已经被勾搭出来的欲火。

  “放心吧,和昨天约定一样,我要是占你的便宜我就是狗!”小兽医嘴上虽然承诺得痛快,可是某个地方变大了许多,早暴露他的狼子野心。

  赵本严麻利地把孟晓华双腿间的黄色长裙向上一推到腰间,由于刚才内内已经孟晓华自己脱下,裙内已然是真空,所以少女那绝美的风景带就再一次呈现在小兽医色眯眯的眼神下。

  赵本严看了个十足之后,把脸凑了上去。

  “啊………..”孟晓华如遭电击般的被刺激的弓起雪白的娇躯,一张娇艳的樱桃小嘴大大的张开着,双手死死掐住赵本严炕上的被褥,丰盈的雪腿也死死夹住小兽医的脑袋,不知是想阻止他继续还是不想让他离开。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赵本严后续的行动。

  孟晓华如同一个溺水的人刚刚被救上陆地,张着娇艳的红唇剧烈的喘息着,被解开的衣襟的胸脯也不停地上下剧烈起伏着,整个身体也紧绷绷的如同一张被拉满弓随时会断线的弓。

  小兽医检查了五六分钟后,女孩突然在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震撼心灵的呐喊…….赵本严震惊了,他没想到这女孩竟然就这么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你…….你没事吧?”孟晓华悄声的问赵本严,只是自己的俏脸红的如同煮熟的螃蟹壳。

  “没……没事啊!就当洗脸了!”赵本严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体液,浑然不以为意。

  “呀!你那里没安好心!”一直闭眼的享受的少女发觉赵本严身体的变化,玉手一指赵本严隆起老高的裤裆尖害羞地道。

  “这没什么啊?我作为一个正常的青年男性,看到你这样的美女有这种生理反应都是正常的啊!”赵本严恬不知耻地解释着。

  “哼!我有那么美吗?那你倒是说说是我漂亮还是我鑫月嫂子漂亮?”孟晓华坐起身来,整理了下长裙和被解开的卡其布衬衫笑盈盈地问着。

  “嗯……我不想说谎骗你,说真的你们两个都很漂亮,不过你鑫月嫂子像一只成熟的水蜜桃而你更像一个刚刚泛红的苹果。

  ”小兽医想了想回答道。

  “切!嘴还挺甜的,那你更喜欢检查我们谁的身体?”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嗯,都挺喜欢的…..不过更喜欢检查你的多一些!”赵本严嘻嘻哈哈地说着。

  “哼!不信。

  ”少女如月般的凤眉向上一挑,盯着小兽医支得老高的地方,小嘴一撇说道:“我都被你看光了,也该让我看看你的吧?”不会吧,居然还有这等好事。

  小兽医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两小无猜的玩伴。

  “怎么?不愿意让我看啊?不让看就算了……”孟晓华双颊一红,起身来就欲走出去。

  “让看,让看…..别走啊晓华!你看你看!”说话间赵本严伸手去拉女孩的手,另一只手则麻利地褪下自己的裤子。

  “啊!好丑啊!”孟晓华转身一眼就看见小兽医那地方,连忙用双手捂住双眼,只是手指间的缝隙足以让她清楚看到赵本严的身体。

  “那里丑了啊?你忘了小时候你还用手弹过它呢,这才几年没见就嫌人家丑了啊?”小兽医不满地晃着双腿。

  “呀!难看死了。

  小时候那东西粉粉白白的像个小肉虫子似的多可爱啊,哪像现在疤疤癞癞黑红黑红的。

  ”孟晓华一边偷瞄着赵本严的下身一边继续取笑着小兽医的家伙。

  “小时候那东西只能尿尿,哪像现在能做的事情多了,不信你摸摸看?”赵本严继续晃动着象鼻子,把身体往女孩身前一送。

  “能……..还能做什么?”少女红着脸探出一只小手伸向小兽医那地方,不过春笋般的白嫩手指刚一触,就被吓得赶紧抽离。

  “不用怕,多多摸摸它!你就会爱上它的!”赵本严像引诱小白兔开门的大灰狼一样,循循诱导着孟晓华,用自己的手抓住女孩的小手重新按到自己的那团热情如火地方。

  “呀!它还会跳动呢!”“哦……好棒啊!前后动一动……对就是这样……嗯,舒服!”赵本严用手抓着女孩的小手不停地动着,很快即便不用他主动引导,孟晓华也能自动动作了起来。

  一时间,如同昨天一样,赵本严小小的卧室里又充满青年男女间热情如火的青春冲动。

  ………..“本严啊!本严!”咚咚咚,伴随着一阵敲门声,一个浑厚的中年男人声音在紧闭的门外响起。

  “啊…….是村长!”正在紧关节要时候的赵本严本来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被村长孟大庆声音惊吓。

  小兽医就感到自己的后背一麻,竟然弄得少女红红的俏脸上到处都是。

  “哎呀……你瞧你弄得到处都是,怎么收拾啊?”孟晓华小声埋怨着,快速用手擦拭着脸上的体液残留。

  “啊啊…..不好意思啊,我出去看看村长来找我有什么事?你躲在里面别出来啊!”赵本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小声交代着。

  “来了……来了…..孟村长找我有什么事啊?”关好里间的房门,小兽医吱呀一声打开外面的大门,笑着对门外的孟大庆说着。

  “啊,本严啊,这大热天的怎么把门还给关上了,就你这小兽医站还怕有人偷你的不成?”孟大庆大大咧咧地坐到外面屋的椅子上,两只眼睛叽里咕噜四处乱转,盯着赵本严紧闭的里间屋门看个不停。

  “啊!没什么,刚才上午给二胖家的狗大黄做了个手术,有点累了想睡觉,又嫌外面有时候过拖拉机太吵就把门给关上了!”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哦!对了本严,昨天我家母猪难产是你小子帮我家里的把小猪仔生下来的,还真的得好好谢谢你啊!”孟大庆眼珠一转笑着说。

  “看您说的,我打小就没少受村里乡亲的照应,做这点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小兽医也虚与委蛇的客气着。

  “呵呵,你说的倒也没错。

  对了我这次过来除了表示感谢以外,还有点事麻烦你?”“嗯?什么事啊?孟村长?”“我想问问你,你给母驴母马用的那个让它们那个的药,给女人用,好不好使啊?”孟大庆突然神秘兮兮地低声问道。

  “这………这种药用在牲口身上的,对人用的话也应该肯定有效,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毒副作用啊?孟村长您是准备…….”踌躇了半天,小兽医犹犹豫豫地说着。

  “哦,有用就中有用就中。

  啊,小赵你别误会,这不是吗?我那个老婆子年龄大了呀,可我身体还成啊,想和她过点夫妻生活吧,她总是没啥感觉的,所以啊我才跟你打听一下,琢磨着给她也少用一点,多多少少也能增添点情趣不是?”孟大庆哈哈一笑地解释着。

  “他妈的我信你才怪呢?那天在二杏身上自己都说了好几年没碰你家的李素兰了,现在到我这打听兽药指不定要祸害谁家媳妇呢?”不过赵本严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哼哼哈哈地点头称是。

  “哎呀!我想起来了,上次我给周婶家的驴治完病,那药就用完了,这几天也忙一直没来得及去镇上再买啊。

  ”小兽医虽然不知道这孟大庆想把兽药给谁的身上用,但是也绝不想为虎作伥,自然找个理由蒙混了过去。

  “哦…..哦,那算啦,我们老夫老妻的少过几次房事也算不得什么,下次有机会再找你弄点。

  ”孟大庆笑着打着哈哈,忽然眼睛一转又盯住了赵本严里间的紧闭的房门。

  “我说本严啊,你今年也有二十了吧?按说也是到了该找个媳妇的年纪了,不过你这条件也确实差了点,但是没关系你只要在村里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当好你的兽医,你孟叔我指定给寻摸一家不错的姑娘。

  但如果我要是听说你要是偷偷地在村里勾搭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的话,可别说你孟叔到时候对你小子不客气。

  ”说着话,孟大庆一双阴鸷的眸子射向赵本严,眼神中充满里警告的意味。

  “瞧您说的,我这穷的叮当乱响的,谁家姑娘能愿意被我勾搭啊?”赵本严心中虽然大骂,但脸上还是一副赔笑的样子。

  “你知道就好!好了,我也不打扰你午休了,我再出去到村里转转。

  ”“孟村长,您慢走!”见孟大庆渐行渐远,小兽医掩上大门,又赶紧回到刚才他和孟晓华亲热温存的里间卧室。

  “晓华,刚才那个老王八蛋的话你都听见了吗?”“怎么听不见?他就是吓唬人呢,咋啦?你害怕啦?”“害怕倒不至于,只是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尤其是像他这种恶霸小人还是尽量少招惹为妙。

  ”“你这说得倒是没错,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出来这么久,家里也该着急了,我得回去了。

  ”孟晓华整理好衣裙起身准备出去。

  “哎…..我们的体检还没结束呢??”赵本严有些不舍地去拉少女的手。

  “这体检啊,留着下一次再检查吧。

  呵呵…..”孟晓华抽离了小兽医的狼爪,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俏生生的脸庞带着红晕一边走一边跳的离开了他的赵家兽医站。

  “唉……..”赵本严口打唉声,不过虽然没和青梅竹马的孟晓华真的发生什么,但毕竟也是在那女孩的手上打出了一发,想想也是够刺激的了。

  他摇了摇头,给笼子里的已经苏醒过来的大黄喂了点食物和消炎药,搬了把陈旧的摇椅坐到院子里一边看着爷爷留给他的医书一边纳着凉。

  ……….休息了一会儿,赵本严突然想起上次去刘鑫月那儿看病,她说她家里的骡子这几天一直在闹肚子,让他开点兽药,只是这两天又是给孟晓华检查身体又是给难产母猪接生还给狗开刀动手术的,早就把这事给忘到脑后了。

  他敲了敲自己的脑壳进屋开始翻找治疗拉肚子的兽药。

  五分钟后,带好药品的小兽医来到村中孟广发家的院子外面,正准备敲门却隔着栏杆发现村长孟大庆的摩托车正停在院子里。

  “这老王八蛋又跑鑫月嫂子这来干什么了?”心中好奇,赵本严放下准备敲门举起的手,蹑手蹑脚地转到院子侧面。

  孟广发家里的院墙大概一米八高,不过这拦不住小兽医,其实他从小在爷爷的培养下赵本严的轻功可是相当有二下的,只是爷爷告诫他,不到迫不得已千万不要示人。

  赵本严轻轻一纵,单手扶住墙头,身体如同随风柳叶般轻飘飘地落入院内,紧接着身体靠住房间的外墙隐住身形,探着头向客厅里望去。

  “鑫月,你看你,都是自己家的亲戚你还和我客气啥啊?”果然那个老不羞的孟大庆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冲着背对着他正在忙着切水果的鑫月大大咧咧地说着话。

  “叔,你平时没少了照顾我们家广发,你来做客我这当侄媳妇哪能不招待您一下呢!”刘鑫月窈窕的身姿晃动着切着案板上的水果。

  突然,小兽医发现就在鑫月嫂子背对着孟大庆忙乎切水果的工夫,那个老家伙忽然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打开,把里面一堆粉末似的东西倒入了茶几上两个水杯中的一个!“这老王八蛋想干什么?难道他想对鑫月嫂子下手?可是那可是他的亲侄媳妇啊,人怎么能这么畜生呢?”赵本严心中来回闪着各种念头,不过身体却一动不动地躲在墙后观察着客厅里的情况。

  “来,大庆叔吃水果!”鑫月此时切好了满满一大盘各种水果,还摆出各种可爱的造型端到了茶几上。

  “呦,侄媳妇你这手可真巧啊!让我瞧瞧!”趁着鑫月往茶几上放水果盘子的一瞬间,老流氓孟大庆居然伸出大手去抓侄媳妇的雪白的手指。

  “啊!”鑫月受到惊吓,赶忙缩手回去。

  “嘿嘿…..还不好意思了,让叔看看又少不了一块肉。

  ”孟大庆粗鄙地哈哈一笑,不过眼珠一转双手举起茶几上的两杯水,把下了药的那杯递给鑫月说道:“刚才是叔不对了,来!咱们以茶代酒叔敬你一杯,给你陪个不是!”

老刘嘿嘿一笑,从兜里拿出来给芳芳买的玉镯子,说道:“芳芳啊,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喜欢吗?”说是玉镯子,但其实也不贵,老刘就花了三百块。

  虽然东西不是很贵重,但芳芳很喜欢,看到那镯子的时候,芳芳就激动的接了过去。

  等到了医院,芳芳还是欢喜的不行,可当她看到张秀琴的时候,赶紧收起了欣喜。

  “妈你好点了吗?”芳芳看到靠在病床床头的张秀琴关切的问道。

  张秀琴本来没觉得有啥,但看到老刘跟芳芳一起回来后,心里顿时觉得怪怪的。

  “你干嘛去了?我刚想去上厕所都找不到你。

  ”虽然心里怪怪的,但是她也没往那方面想。

  “妈妈我……”芳芳听到一向对她和善无比的妈妈这么说,顿时觉得有点委屈。

  “哎呀秀琴妹子,一个孩子你跟她计较那么多干嘛?”老刘不想听了,就说道。

  张秀琴还以为老刘是看不惯她说芳芳,赶紧说:“行行行,你就接着惯着她。

  ”其实她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老刘眼看着就要跟他有啥子戏啊……老刘岔开话题,说:“行了,你感觉怎么样了?医生说啥时候你能出院?”“医生说明天再检查一下,要是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张秀琴羞涩的说道。

  老刘点了点头,说:“那行吧,那我去外面开个房,让芳芳晚上好好休息,我过来照顾你。

  ”老刘这时候心里那叫一个热乎啊,在外面要是开个房,跟芳芳在一起……而张秀琴跟芳芳两个是各怀心思,尤其是芳芳,虽然未经人事,但是她知道这开房意味着什么。

  一时间她心里既期待,又紧张,还有些复杂。

  要是张秀琴不在身边,她还能放的开一些,但是在病房中,要是被发现了,那可就惨了。

  而张秀琴的心思却完全不再芳芳身上,她琢磨着老刘这是想把芳芳给支开,然后……反正这病房里就住了她一个人!这两人看老刘的眼神都怪怪的,看的老刘心里有点发毛,就借口去买饭走了。

  他刚一走,张秀琴就跟芳芳开始说心里话……这些是老刘不知道的,从医院出来,他就想着晚上怎么跟芳芳折腾一番呢,这妮子现在对他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抗拒了,要是真的能发生点什么,那才是实打实的舒服啊……不过老刘知道这当务之急还是先吃饭,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老刘又来到之前他来过的那个店,胡乱点了几个菜就回去了。

  为了避免让张秀琴多想,老刘这次没有给她专门买粥,关键还是她只是脑子上受伤了,也不是很严重,基本上没啥大碍,明天就能出院了。

  等他回到医院的时候,张秀琴跟芳芳两个正聊得开心呢,看到老刘回来,张秀琴脸上顿时泛起红润。

  “老刘啊,我这腰扭了还有点不舒服,晚上你给我再按一按吧。

  ”张秀琴打着心里的算盘,给老刘说道。

  老刘一听心里顿时觉得怪怪的,他的手艺他可是很清楚的,昨天明明给张秀琴按完腰之后她不应该还不舒服啊,可现在又说他不舒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也不好拒绝张秀琴,这要是拒绝了张秀琴,芳芳要是不乐意了,那对他可没好处。

  老刘装作很和善的说道:“行啊,那吃完饭我给你按按腰。

  ”一听老刘答应下来了,张秀琴脸上满是喜悦,像个小女人一样,看老刘的眼神都跟刚才不一样了。

  本来她看老刘的眼神还有些收敛,但是现在直接炙热的看着老刘,就好像老刘是她的猎物一样。

  芳芳自然是没注意到张秀琴的目光的,她的心思也全都在老刘身上。

  像老刘这样的人,现在真的很少见了,既体贴,又会关心人。

  “刘叔,你今天带的是什么好吃的?”芳芳雀跃的接过老刘手中的袋子,说道。

  说着,她还一只手挽住老刘的胳膊,这一幕在张秀琴眼中,还以为芳芳是把老刘当成老父亲一样呢,也就没说什么。

  毕竟这两人年纪差距有点大,她怎么都没想到老刘会对芳芳有那种心思,更想不到芳芳对老刘也会有那种心思。

  老刘没给她带粥,她也吃的毫无压力,三个人和和气气的吃过晚饭,老刘收拾了垃圾,就开始闲聊了起来。

  本来老刘只想跟芳芳一个人商量的,但想了下,这张秀琴毕竟是芳芳的妈妈,要是能给自己出出主意,也是不错的,所有说道:“秀琴妹子,芳芳啊,我今天去找吴镇长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怎么了啊刘叔?你别说到一半就不说话了啊。

  ”芳芳好奇的问道。

  张秀琴也不满意的说:“就是,老刘你说话不要只说一半嘛。

  ”老刘看了这娘俩一眼,说:“这吴镇长说张成林是铁定要进去吃公家的饭了,只是咱们村里村长这个位置就空出来了。

  ”芳芳一听,就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赶紧问道:“刘叔,那吴镇长是不是想让你去当村长啊?”张秀琴一听芳芳这么说,顿时也有点激动起来,说:“不是吧老刘?你这是要当官了啊,哈哈哈。

  ”老刘白了张秀琴一眼,谦虚的说:“什么当官不当官的啊,就是吴镇长觉得咱们村不能没个领头羊,而且现在正是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好机会,这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所以想让我去试试。

  ”这人啊,得到了别人的认可,总是心情会好很多,老刘也不例外,说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有点可爱。

  张秀琴这顿时兴奋了起来,要是老刘当了村长,然后她再跟老刘有那啥关系的话,那以后在村子里岂不是威风了?这种好事可不多见,所以她心里心思一动,对老刘说道:“老刘,这种好事你可不能错过啊,你这要是当了村长,以后村里人可都听你的啊。

  ”“是啊刘叔,这村长可是香饽饽啊,不知道村里多少人盯着呢,你要是能当了村长,以后也能多照应下我们娘俩。

  ”芳芳虽然单纯,但还是能看清一些事情的利害的,所以也顺着张秀琴的话说道。

  本来她是不想说照顾他们娘俩的,可看老刘这样子,似乎有点犹豫,所以才这么说。

  一听这话,老刘心里那叫一个舒服,这芳芳明显是对他很依赖了,想要办成那事,可要抓紧时间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不过要是能替村里人分担一些,倒也无所谓。

  ”老刘有点厚脸皮的说道。

  “这就对了,你要是早这么想啊,以前选举的时候就没有张成林什么事情了,不然他还能在村里作威作福这好几年?我说啊,你就是想得太多了,不过现在也不晚,你要是当了这村长,可不能忘了我们娘俩啊。

  ”张秀琴对老刘是一顿吹嘘,可是说着说着,这话就优点变味了,(大炕上性经历)整的老刘好像要变成负心汉了一样。

  只是老刘现在心思不在她身上,当芳芳说他应该当这个村长的时候,老刘心里就打定主意要当这个村长了。

  “哈哈,那行,那我回头跟吴镇长说一说。

  ”老刘笑着,就出门抽烟去了。

  过了会,才回到病房,这时候时间还早,可是老刘心里有点着急,他想出去跟芳芳半点啥事,至于什么事情,自然是不能让张秀琴知道的事情。

  “秀琴妹子啊,我先出去给芳芳开个房,这累一天了,你跟芳芳应该都累了吧。

  ”说着,老刘怕张秀琴拒绝,赶紧外面走,同时,给芳芳使眼色。

  “妈,那我先跟刘叔去了啊,等会就让刘叔回来。

  ”芳芳说完,就跟着老刘出来了。

  张秀琴刚想说点什么,但看到芳芳那一脸倦容,就没再说话。

  等到芳芳出来,老刘那叫一个着急啊,赶紧拉着芳芳往医院外面走。

  “刘叔,我……我今晚不行,我……我这几天来大姨妈了。

  ”刚从医院出来,芳芳就怯生生的说道。

  一听这话,老刘的心凉了半截,但还是有些不死心的说道:“这……那,那怎么办?”

大厅外停了一排排气派华贵的车,玛莎拉蒂,保时捷91,卡宴,最次的也是奥迪。

  “哎,琪妹,自己打车来的?怎么不给哥打个电话,哥派辆车接你过来嘛。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这像什么话?不净给我们张家人丢脸吗?”从一辆保时捷91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他摘下墨镜,表情玩味的看着张琪沫和林隐。

  张琪沫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林隐的岳父,张秀峰,算是张家老一辈混得最落魄的人,早年在张氏集团就被几个兄弟压制,后来又被踢出局。

  最后只分到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型珠宝加工厂,勉强维持了一年。

  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不能为张琪沫买多余的车。

  “琪妹。

  你说说,当初哥让你和这个窝囊废离婚,介绍孙家的老三给你,你要是听哥的话,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墨镜男越说越起劲,表情得意,毫不在意林隐的存在,“当然了,现在也不迟,要是想富贵啊,来求哥。

  哥能帮你再介绍个好对象!”当着人老公的面说这些话,简直目中无人!“张填海,你说够了没有?”张琪沫冷声说道,脸气的煞白。

  “哎,我这个当哥的也是看你可怜呐,跟着这样一个废物。

  一番好心相劝,给你指条明路,你还不听,那就活该你穷一辈子咯!”张填海悠悠说道。

  说完,张填海似乎还不得劲,又是表情戏谑的看向林隐。

  “林隐,你个窝囊废怎么就有脸来参加凝姐的婚礼?”张填海讥讽说着,“哦!也对,你岳父的工厂听说资金链断了,工资都发不起,快倒闭了。

  你们是想来巴结大伯家,让他借钱帮你们度过难关吧?”林隐看着张填海,没有说话。

  张琪沫的老爸张秀峰,当初就是被张填海的父亲,张家老三张洪轩,给踢出了张氏集团。

  甚至,这一次工厂遇到严重困难,都是张洪轩背后的手段。

  张琪沫长吸了一口气,强压了怒火,对林隐道:“忍着,不要理他。

  我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林隐点了头,两个人转身进了别墅大厅。

  “呵,看你个窝囊废能忍到什么时候。

  ”张填海看着林隐的背影,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大厅内,占地面积非常广,西式的建筑风格,装饰气派华贵,还铺上了一层红地毯。

  张家的贵客已经陆陆续续进来落座。

  张琪沫提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走到了新娘面前,面露笑容说道:“凝姐,祝您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张紫凝五官精致,肤白貌美,气质高傲,但总体相比张琪沫,还是差了一筹。

  她淡淡看了张琪沫一眼,道:“把礼物放那吧。

  ”“凝姐,我陪您走走吧。

  ”张琪沫笑着说道。

  “不用了。

  不用跟我献殷勤,我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你爸的事,我家不会帮的。

  ”张紫凝冷淡说道,毫不留情面。

  张琪沫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掩饰的委屈。

  她紧紧握着拳头,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在嫁给林隐之前,她受到爷爷的宠爱,是张家的掌上明珠。

  紫凝姐当初对他也是非常友爱,可现在,为什么都变的这么冷漠了……紫凝姐嫁给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的大公子,婚礼隆重,张家上上下下都来庆贺,尊贵体面。

  而她……张琪沫沉默了一会,心里想到父亲现在的处境艰难,脸上还是强挤出了笑容,跟上了张紫凝离去的步伐……林隐在坐席上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林隐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些女婿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比起他在张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谈敬酒,相互递上名片,无视了林隐的存在。

  “诸位,都在呢?来,一起喝个酒。

  ”“海哥,这哪行,应该我们敬您一杯。

  ”张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过来,在场的张家女婿都是受宠若惊的站起身,纷纷露出献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张填海,可是张家老三张洪轩的儿子,三房的继承人。

  三伯张洪轩,乃是张家的实权人物,在张氏珠宝集团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张洪军平分秋色。

  张填海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们这些外来的女婿。

  “怎么?林隐,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张填海冷声问道,盯着林隐。

  在场只有林隐没有起身敬酒,他迟疑了一秒。

  哗!就这一秒时间,张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洒在了林隐脸上。

  “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啊?老子让你喝酒是给你脸,还敢不喝?”张填海表情不屑说道,跋扈至极。

  白酒洒了一脸,刺鼻的酒味溅湿了衣服,林隐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场,没有人帮林隐说话,脸上全都露出讥讽的意味。

  林隐眼神变的锐利锋芒。

  但是想起张琪沫在辛苦的为她老爸奔波,不能给她添乱,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

  ”林隐抹去了脸上的酒水,缓缓起身。

  张填海没想到林隐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心里暗笑,你以为忍就没事了?就在林隐起身的一刻,张填海突然后退,假装摔倒,顺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贵红酒,以及贵宾礼品的推桌,给彻底掀翻了!噼里啪啦!推桌翻倒,十几瓶名贵的红酒,精致的玉(俩性故事)器如意,翡翠手镯,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轰动,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过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qcpromotion.com/twb.aspx?1254.html

https://www.bqcpromotion.com/twb.aspx?7639.html

https://www.bqcpromotion.com/twb.aspx?1494.html

https://www.bqcpromotion.com/twb.aspx?7679.html

https://www.bqcpromotion.com/twb.aspx?1516.html

https://www.bqcpromotion.com/twb.aspx?2927.html

https://www.bqcpromotion.com/twb.aspx?1540.html

https://www.bqcpromotion.com/twb.aspx?2058.html